【质量报道·在线教学一线风采】第三十八期:音乐学院赵然老师:架设网络教学桥梁,助力学生艺术梦想

浏览量:    日期:2020-05-22 09:32    作者:杨锐    来源:宣传部 教学部     审核人:佘万斌 汪天飞

本网讯(文/杨锐)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。武汉,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城市,更是成为了关注的焦点。但是,武汉历来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,武汉人民也是英雄的人民,没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。在音乐学院,也有这么一个“武汉伢”,在疫情期间“停课不停教”,尽自己的努力帮助学生找到适合的学习方式,端正学习态度,他就是赵然老师。

赵然老师,1988年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,高中毕业后到乌克兰国立柴科夫斯基音乐学院继续学习,2013年毕业于管弦系小号演奏专业和铜管室内乐演奏专业,获得硕士学位。“在6年的国外学习生涯中,我不仅仅在专业上有不小提升,还更深刻地认识到学习方式和学习态度的重要性。”赵然老师说。面对网络教学,赵然老师依然坚守着他的初心。

网络教学,师生之间的一座桥

当谈到网络教学,赵然老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。“我个人是比较接受和赞成网络教学的。”赵然老师说,“非常时期不论是对于学生还是对于老师,以网络方式来实现教学‘不停摆’,是必要的,也是合理的。”当知道要上网课的时候,赵然老师“其实一点也不意外”,他认为“停课不停学”,网课无疑是最合适的方式。他觉得,疫情期间,师生无法返校,教学却不能落下。网课,就像是一座架在师生之间的桥,让不能见面的师生,也能通过它教学相长,加强沟通,增进感情,帮助学生在“特殊时期”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。对于个别不能尽快适应的学生,赵然老师也是通过这座连通师生心灵的桥,为学生答疑解惑,做好学生的心理疏导等工作。

这座桥的一边是学生,他们感叹网课的不易,殊不知另一边的老师,也同样不容易。由于父母都在湖北省荆门市工作,赵然老师从学校放假离开后,没有选择直接返回武汉,而是先去了荆门父母那里,再择期和父母一道回武汉。一则“1月23日起武汉‘封城’”的消息,打乱了赵然老师原本的计划。无奈,他选择了26日开车返回成都。抵达成都后,按照规定居家隔离,“我和我爱人22天没有下过楼。”而赵然老师的父母,则因湖北“封省”,留在了荆门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赵然老师因为疫情隔离产生了思想上、心理上的某些消极情绪。但是,“作为一名人民教师,努力学会克服困难是基本,也是做人的根本。”赵然老师说,“如果自己面对困难都不能够做到迎难而上,不仅会对自己个人的学习成长产生不利的影响,同时也会把这些负面情绪带给学生。”

治学态度,成为桥上的风景

如何让学生能在网课中也学到知识,得到成长,是赵然老师最关心的问题。对于网课,他也是比较陌生的,“说实话,刚开始没有什么头绪”。网课为他打开了一扇探索新型教学手段的大门。他把自己比作是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,那如何让楼上看风景的人愿意看自己,就是赵然老师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“每个人在专业学习进入一定的阶段以后,都会出现和面临一种‘瓶颈’,这种‘瓶颈’可以理解为‘疲劳’和‘惰性’,其实也是对学习影响最大的问题——态度。”赵然老师说,“好的学习态度不是一蹴而就、一朝养成的,而是需要持之以恒、坚持不懈地克服‘瓶颈’,所以无论是对学生,还是对自己,我要求的最多的就是态度。”赵然老师在每节课前,都会按照不同年级的不同要求,认真备课。他会根据目前已有的内容,结合学生自身实际情况,做更具针对性的内容拟定。

疫情防控期间,赵然老师每天都会关注最近的疫情信息,也会和父母以及在鄂同学、朋友联系,关心他们在湖北的情况。当一些不好的消息传来,赵然老师也会感到较大的心理压力。尽管如此,他并没有因此而降低自己对教学的标准。赵然老师说:“生活问题不光是日常的问题,也是人本身的问题。我不可能因为自己的问题,而耽误了教学,甚至连教学质量下降也是我不能够接受的,因为这是对学生的不负责任,是一种‘态度’问题。”因此,为了以更好的状态为学生授课,赵然老师选择努力保持平静的同时,还会看一些积极向上的电视剧、书籍等来调整自己的负面情绪,锻炼自己的自制力。“作为教师,如果不能够努力做到使自己保持平静,那么在教学生的时候,难免会有局限性,缺乏客观性。”虽然搞教育、做学术要始终做到科学、理性、客观并非易事,但是赵然老师即使是在疫情期间也没有放弃努力。

音乐学院2018级音乐学专业的唐海洋同学说:“最开始得知要上网课的时候,我认为没有多大的作用,那么多课程实施起来估计也有难度。但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赵然老师和学院其他老师一样,依旧克服了种种困难,给我们完成了授课。”2019级音乐表演专业的王寅涛同学说:“赵然老师告诉我们,在学习、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难,都可以和他谈一谈,聊一聊,我感觉挺好的。”在同学们眼中,赵然老师俨然已经成为了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。

隔窗望“乐”装饰学生的艺术梦

“因为是第一次接触网络教学,所以当得知要上网课的时候,我还是比较紧张的。”2018级音乐学专业的廖智鹏说,“不过,我仍然很期待,想尝试一下网络教学的感觉。”跟大多数学生一样,赵然老师的学生也是第一次接触网课,他们在紧张和茫然的同时,也对网课充满了期待。为了让学生在疫情防控期间仍然能在追逐音乐的路上继续奔跑,赵然老师精心设计规划了自己的网络教学。赵然老师说:“不论什么教学方式、手段,只要能达到好的教学效果和目的,都不失为好的方式。”他主要采用微信、QQ和钉钉三种软件来进行网络教学。因为音乐专业的特殊性,网络实时连线可能会遇到诸多问题,其中对学习影响最大的要属音质受损的问题。

“我觉得网络直播教学会因为网速而受到影响,我还不太适应这种教学方式。”2018级音乐学专业的马灿美同学说。赵然老师也觉得,网络直播上课不能很“真实”地听见学生演奏,在总结前两次直播授课的经验教训后,赵然老师对教学方式进行了调整,他说:“在专业小课上,我会提前告知学生即将学习的内容并发布作业要求,待学生在规定时间内提交完作业后,根据完成的情况依次批改,并作出点评。”遇到特殊的问题,赵然老师还会第一时间通过语音或者视频通话与学生进行实时沟通。对学生录制、提交的演奏音频,赵然老师会逐条认真聆听,并在曲谱上作出相应标记,再发还给学生。马灿美说:“赵然老师是一个很注重个性化教育方法的老师,他会根据学生能力的高低来制定教学内容和练习方法。”

“寒假回家时,我没有将我的小号带回家,因此刚得知要在网上上课的时候,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,又不能回学校拿乐器,再买一个也不现实。”2017级音乐学专业的张祥说,“还好赵然老师有妙招,解了我的难题”。当得知有部分同学没有乐器在身边后,赵然老师同教研室其它老师商量,采取“兴趣引导式”教学,从所学专业入手,为学生提供所学专业相关的学习链接或音视频资料,拓展学生对同类或不同类乐器的认知。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,赵然老师让我们观摩了一个铜管乐队演奏的《王者之道》,气势磅礴,震撼心灵。”廖智鹏说,“我对学习的兴趣更加浓厚了。”

“我经常组织教研室的老师们一起开云端会议讨论,我们一致认为那些没有带乐器回家的学生,不能被剥夺了自己的艺术梦想。”赵然老师说,“那部分没有带乐器回家的学生,难免会有情绪,会厌学,会烦躁。”针对这种情况,赵然老师通过与学生之间的聊天窗口,主动介入学生的情绪干预,给予他们帮助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